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115|回复: 0

狄奥多西方尖塔之联想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0-3-25 22:2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题图一:伊斯坦布尔下榻的酒店



题图二:蓝天白云下的狄奥多西方尖碑



我们入住伊斯坦布尔酒店,非常满意酒店的硬件设施。虽然在埃及所下榻的花园酒店已经让我们十分满意,不料,土耳其毕竟胜过埃及,在生活水平方面。因此,此次13日的土埃之行的住宿非常好,包括在尼罗河游船上的三日。入住酒店之后,便外出旅游,在伊斯坦布尔游览的第一处著名的古迹是狄奥多西方尖碑。

方尖塔乃古埃及的“特产”,埃及究竟修建了多少方尖碑,我请教过埃及导游,据说现在埃及至少有五座,而流散到其他国家的有二十座左右。 劫掠埃及方尖碑最多的国家是当时的罗马帝国,意大利现在就存有13座。
  在典型的穆斯林风格的建筑群中,这座方尖碑犹如天外来客,显得那么不协调,成为独特之景。碑体是花岗岩的,呈灰褐色,在雨中显得冰冷而孤傲。导游说,这方尖塔高18·74米,四面象形文字记载的什么,他也不知道。这座方尖碑是埃及法老图特摩斯三世在位时雕凿的,原来竖立在埃及卢克索的卡尔纳克神庙。公元390年,罗马帝国狄奥多西一世大帝将它运到正在建设的新首都、当时称为君士坦丁堡的伊斯坦布尔,竖立在帝国竞技场的中轴线上,幷举行了隆重的竖碑仪式。
伊斯坦布尔的这座方尖碑,碑石安放在一个高约3米的基座上。基座与碑体之间由四块很厚的黄铜片支撑。基座的底部是白色大理石,四周有浮雕,浮雕和底部连接处四角有四块红褐色的花岗石,不知是做什么用的。浮雕描绘的是狄奥多西一世及其家人在御花园中的活动:南面是他和家人在观看赛马,东面是他坐在包厢,准备给赛马获胜者佩戴桂冠,北面是他主持竖碑仪式,西面是他接受降敌的朝贡。基座上还镌刻有希腊文和拉丁文,说明他竖立此碑的因由。苏丹介绍说,拉丁文说竖立此碑只用三十天时间,而希腊文却说是三十二天时间。到底哪个可信,已经无从查考。
站在方尖碑前可以看见,方尖碑基座原来的地面与现在人们脚下的地面有大约一米五以上的落差,就是说,1600多年,差不多每年地面要升高1毫米,也许这就是历史吧。
狄奥多西方尖碑这座由花岗岩巨石雕琢的艺术品的初始时间本来在大约公元前1500年,竖立在古埃及希雷格里斯城的一座神庙前,是为法老图特摩斯三世建造的。公元390年至393年间,也就是在狄奥多西一世大帝统治时期被运到君士坦丁堡(即现在的伊斯坦布尔)赛马场中轴线上,竖立在现在的位置。
  狄奥多西方尖碑的结构系砖石结构,类型属于纪念碑流派,拜占庭建筑。狄奥多西方尖碑继承了公元4世纪早期罗马君士坦丁凯旋门浮雕的衣钵,是拜占庭新的融合东西方艺术风格的体现。基座上刻着在当时代表很“文化气息”的希腊和拉丁文字,记载帝国的盛况。上方是社会显要们的浮雕像,其中,西罗马的瓦伦蒂娜二世和东罗马拜占庭的狄奥多西一世及儿子们正享受着荣耀的辉煌,是东、西罗马当时情形的珍贵反映,下方则是所谓“野蛮人”的粗糙雕像。
  狄奥多西一世是罗马史上第一个完全站在基督教立场上的皇帝,并在公元392年宣布基督教为罗马国教,从而结束了基督教徒们几百年来艰苦的“地下活动”,大量教堂随之开始兴建。
几天之前我们在卢克索。尼罗河在离卡尔纳克神庙百十米远的地方静静地流淌着。卡尔纳克神庙里的两尊方尖碑,在地面留下长长的影子。
卡尔纳克神殿高高的石柱,让人立刻想到“尼罗河上的惨案”里比利时大侦探波罗和迂回曲折的案情。
矗立在埃及卢克索卡尔纳克太阳神庙的方尖碑,在上午的阳光里,默默的守护在尼罗河畔。
在法国巴黎的协和广场,也有来自埃及的方尖塔。 埃及的国宝是怎么到了法国?原来方尖碑也如埃及一样,风雨沧桑,既享有盛誉,也饱受过辛酸,其中有许多故事。
巴黎的协和广场的方尖碑是拉美西斯二世在位时雕凿,同现今矗立在卢克索神庙前那座方尖碑本来是一对。但碑顶那金光闪闪的方尖,很难让人产生几千年的联想。
埃及人信神,在众多神中特别崇拜太阳神,国王就是自称是太阳神之子。方尖碑是古埃及人所信奉的太阳神的象征,它由整块方形条花岗岩制成,顶端呈方尖锥状,高耸的碑体和尖锥象征着太阳的光芒。
哈特谢普苏特女王本来在卡尔纳克神庙竖立有两座方尖碑。其中一座已经倒塌,下半部留在原地,上半部则被遗弃在神庙旁边的圣湖边。
方尖碑最早出现于埃及古王国第四王朝,新王国时广为流行,多成对立于神庙庭院中,或王宫大门两侧,碑上刻有象形文字和图画。从字画反映的内容看,与其说是国王奉祀太阳的纪念碑,不如说是立碑者即太阳神之子、国王的纪功碑,或曰“述职报告”更为准确。就像主持建造金字塔的都是法老(国王)一样,立方尖碑的也都是国王,故而从形式到内容,都充满着对皇权的炫耀和对神权的敬畏。
其实,对神权的崇拜,说到底是对皇权的崇拜,特别是对主宰人的最高统治者的崇拜。神对于老百姓来说,过于遥远又虚无缥缈,他们只知道天底下有个统治他们的一国之君。也正因为如此,方尖碑的命运就同国王的命运紧密相连,国盛碑兴,国衰碑亡。国王有为,国力强盛时,方尖碑就建得高大雄伟,碑上字画内涵就格外丰富;反之则不然。在山河破碎、王冠不保的时候,谁还顾得了方尖碑呢?所以流失到埃及本土外的方尖碑,绝大多数都是在这种情况下被人抢去的。当年,罗马帝国皇帝征服埃及后,把埃及当作自己的“谷仓”和“文物库房”,仅今天意大利罗马城中,就有12座方尖碑,这些掠来的战利品成了罗马城诸多广场典雅的装饰物。其中,佐凡尼广场上的方尖碑,高32米,重230吨,为世界上最大的方尖碑,它为图特摩斯三世所建,原立于卢克索的卡尔纳克神庙。这宛如一幅对联式的悲歌:一边是掠夺者胜利的炫耀,一边是被掠者屈辱的抽泣。历史就是这样的残酷和无情。
当然,埃及方尖碑的散落,也有个别是作为赠品拿走的,其中就有现立于美国纽约中央公园和英国泰晤士河畔的两座。这一对方尖碑,原是公元前2000年中期,由图特摩斯三世所建,公元前47年,被托勒密王朝的末代女王克娄巴拉特将它们从赫利奥波里斯移到亚历山大城。1880年,被埃及统治者阿里分赠给英、美,但要他们自行运走。这对方尖碑虽说是赠品,其实是贡品,说得彻底一点也是战利品,是变相的战利品。试想一想,谁人肯将这样贵重的国宝轻易送人?况且,假如是心甘情愿送人,又哪有要别人自行运走的道理?
方尖碑的流散,从一个侧面说明统治者的无能与无奈;但是方尖碑的建造,却是埃及人民天才、智慧和血汗的结晶。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sxzxc.com/thread-10526-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