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118|回复: 0

许是一丝冲动,才得满目芳华——记30公里环线徒步寻访十一座婺源古村落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1-5-8 11: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班牙精神科学家萨尔瓦多·蒙塔万方说:“人们通常认为冲动是负面的动力,其实冲动也是人们正常行为举止的一部分。当冲动的行为带来了好的结果时,人们便不再称之为冲动,取而代之的是赞扬的说法,比如‘反应迅速’、‘当机立断’等等。” 而实际上,冲动是生命的一种特性,是与生俱来的,是蕴藏在人类基因中的财富。在最原始、最深层的本能和冲动的刺激下,人类才能使生理和心理上的各种基本需求,诸如饥饿、口渴、性,以及对情感、权力和认同感的渴望等得到满足。没有一定的冲动做后盾,我们的祖先就不可能在恶劣的外部环境下寻求发展。在当今竞争十分激烈的社会中,人类的这种本能显得比任何时候都更宝贵。

因为周末大雨,取消了原本的联新上船底顶的计划,一时冲动,去看油菜花吧,去看徽派明清建筑!许是这一丝冲动,让我们得以赏析到细雨下的婺源水墨画,并成为画中的一景!

不用自我解释了,其实就是小伙伴们有病,周末不折腾一下不舒服,然后就美名其曰“许是一丝冲动,才得满目芳华”,在婺源的十一座古村落上踩出了一条最美油菜花环线!



我们向来是爱做计划的人!

day0:3月5日
中午:12点广州-婺源江岭,行程1080公里,预计凌晨1点到达,用时13小时左右,宿江岭景区附近客栈。
day1:3月6日
早上:8点起床,游玩江岭油菜花景区(10万亩油菜花)。
下午:游玩庆源古村。
晚上:开车前往三清山,宿三清山山脚客栈。行程123公里,预计2小时30分。
day2:3月7日
早上:七点起床,爬三清山(烟雨三清山),预计下午6点左右下到山脚。
晚上:去龙虎山,开车3小时
Day3:3月8日
早上8点,龙虎山景区,道教发源地,正一观、天师府、古崖墓群
晚上回程广州,行程900公里,预计用时10小时。

我们又是随时改计划的人!

因为广州出发时间晚了1小时,所以凌晨2点才到民宿,大半夜也没睡意,打开两步路的路网查附近古道徒步轨迹,说是为了省掉80元的景区门票,其实就是不想走寻常路!边看路网,边计划轨迹,画着画着,竟然就被我们画出一条30公里,集古村落、古道、村道的最美油菜花线路,途径庆源村--溪迸村--长源岭村--大睦段村--南坑村--桃源村--下港头村--上港头村--仓岭脚村--汪槎村--悟村,11个村落,敲定线路后就秒睡了!
  


清晨,才真正看清楚这家客栈,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跟客栈老板聊天,才发现客栈老板是一个有情怀的老人!这个民宿并非十分惊艳,却因藏于深山,环境十分幽静!客栈只是其中一项投入,老人家前后投资了2000万于客栈后山的百亩茶林,有机种植,其中70万的烤茶设备每年仅仅开动45天,也就是每年采茶的3月下旬-5月上旬,百亩茶林,每年产量才2000斤,因为有机种植,每年只能采摘一轮!
  


客栈前的水池是老板自己挖的!
  




老人家侃侃而谈,相对于江西的茶农,浙江的茶叶种植、烤制、销售,整条产业链会成熟很多,浙商重视现代机械化,对于茶场的种植,都会用激光绘制种植区域,以便于后期设备采茶,分拣更是采用各类设备,单叶、一芽一叶、一芽两叶,精准分拣,而江西的茶农,则依旧采用人眼手工采茶、分捡,在成本和效率上无法与重视机械化种植、采摘、分筛、烤制的浙商相比!但幸好现在国家以及各级政府对于有机种植的重视,对符合有机种植的茶场,都会给予补贴,这一定程度上扶持了一小部分有情怀的茶农!

听着老人家慢慢叙说,我脑海里浮现出斯里兰卡的大规模山林茶叶种植以及当是跟小丁同学参观过的茶叶工厂,因为中西饮茶文化的不同,斯里兰卡的茶,应该归属于全烤茶末类,以碾磨的颗粒度大小来区分品级,跟中国的茶文化有十分大的区别!

我不得不感叹,“叔叔,你是个有情怀的老板!”
  




  


徽派建筑,花枝妖娆!
  


告别客栈老板,驱车到徒步线路起点--庆源古村!

婺源县原属徽州府,是徽商的发源地之一,商人们在外地挣钱,在家乡投资,故而当日的婺源,读书的人多,做官的人也多,也使得今日的婺源,明清建筑遍布全县,官宦府第、家族祠堂、商人住宅、乡民故居,应有尽有。

婺源庆源古村位于婺源县东北部的段莘乡,与安徽黄山市的休宁县五城仅隔一座五龙山,东与浙江开化也只隔一条马金岭。婺源庆源建村于唐开元间(公元674年),是一个有13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

古村四面峰峦耸翠,自古以来戎马绝迹,地势险要,四民安堵。后人喜庆始祖庇荫,择此桃源胜地,又改村名为庆源,亦称小桃源或小源。庆源古村地貌极为奇特,狭长的山谷两侧,海拔600米以上的二条山脉对面相峙,东侧山脉称“观音合掌”,五个山峦似合掌后的指尖,主峰脚下突起一座圆形小山,称其为“明镜山”。西侧山脉称“天边来龙”,蜿曲舒展如跃,云开雾散日与“明镜山”相呼应 。一条宽约10米的小溪穿村而过,把庆源古村一分为东、西两岸人家。
  


庆源村口“别有天”古亭内现仍留有古人绝句“空山隐卧好烟霞,水不通舟陆不车,一任中原戎马乱,桃源深处是吾家”。原亭大门口两侧有联为“车马绝喧阗忆前人三径怡情托迹不殊陶靖节、鸡犬声相闻惟此地四民安堵落花犹似武陵源”。横联为“桃源深处”。说庆源古村是小桃源,亦源于此。
  




婺源以油菜花闻名,婺源得美,当之无愧为“中国最美乡村”、“梦里老家,江西婺源”,沿途的山水风光、徽派建筑,让人魂牵梦绕!
  


桃花树下,三生石旁,你可还记得,许下我十里红妆。
  




  


大门的朱红色漆已然面目全非,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可以分辨得出那种鲜艳的红,锈迹斑驳的门扣,依旧静待客人来访!
  




老人家在家门口洗菜!

斑驳的墙面,留下一年又一年的印记,一排排房屋整齐排列,檐角向上轻轻翘起,似乎是一个绝美的笑容。古村的神秘是让人捉摸不透的,但是它似乎忍不住了它埋藏了那么久的事,它想要倾诉,它想给这一片天,一片地娓娓诉说那些古老而神秘的往事……
  




庆源在一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涌现出不少鸿儒名流、巨商富贾,明清期间最为鼎盛,如明代翰林大学士詹养纯、武将詹天表,清进士詹轸光,其他如抚台、知府、知县等有数十人之多,均有谱可究。村中至今还保存着“大史第”、“大夫第”、“资政第”等达显贵人的旧居,昔日官邸、寻常巷陌,虽几易其主,但古韵犹在。
  


庆源村山高气清,土肥雾重,空气清新不染纤尘,泉水清澈赋含灵气。每当菜花、梨花和桃花盛开之际,庆源人家笼罩在一派“金山、银海、胭脂云”的景象之中。
  




  


庆源村地貌极为奇特,狭长的山谷两侧,海拔千米以上的二条山脉对面相峙。整个村貌犹似一条船,船身依屏对镜、船头船尾形成狭窄的隘口,是进出村庄的咽喉之地,也将整个村落严严实实地遮蔽起来。相传,当年太平军的一支部队,前锋进入庆源村头隘口,看到山闭涧断,疑为山谷尽头,于是折回梧村另寻新径。

“空山隐卧好烟霞,水不通舟陆不车,一任中原戎马乱,桃源深处是吾家”,正是因为庆源的地势,得以避开许多战祸!
  


走到村尾,接上古道
  


几经岁月,木桥也应该修葺过许多轮了
  


石板是清的,各式各样的石板被自然的拼放在了一起。高高低低的石板把路又一次引向了一个新的拐角。石板颜色也很多,青色的,纯洁无暇,青中带黑的,还有青,带一些清新的翠绿。仿佛听到轻轻的敲击,仿佛看到了年轮的岁月。

细细思量,这里的古道是石板路,不适合马匹行走,跟茶马古道不一样,古时候许是士大夫也徒步出行?官轿或许是人抬的吧!
  




第二个古村落,溪迸村,自古道进入山中,每绕行20、30分钟,都可以见到一条古村,没有游客,只有迎接我们的油菜花田和静静的徽派建筑!
  


房屋都是建筑在溪水旁,古树参天,小桥流水人家,诗意盎然!
  


今年的油菜花,因为春暖得早,提早10天盛开!
  


十字花科,是芥菜花还是萝卜花,傻傻的分不清
  


小蜜蜂
  




脚下的青石板路,百年的磨蚀,青石透出沧桑之气,石板散乱却错叠有致,许久没有人行走,青苔悄悄覆盖,稍不留神,会滑摔,或许,是故意让人慢慢行走,希望我们倾听它们的岁月故事吧!
  


古道将我们引向一座又一座的徽派古村落
  


粉里透红的桃花一朵紧挨一朵,羞涩的在枝条绽放,沾上雨水的它们,像一群漂亮的小姑娘,正在展示自己婀娜多姿的身材。
  


每当看到山里转角的油菜花田,我们就知道又到下一个村落了!
( 本文作者 : 丁丁妈 )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sxzxc.com/thread-37509-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