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321|回复: 0

登山即人生,三位资深登山员的攀登感悟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1-10-27 09: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每年都有成千上百人在大山脉上攀爬固定的山峰路线,他们想要完成所有8000米高峰,想要追求破纪录的攀登,但却很少有人去开创新的路线。
但这少数人他们仍然渴望去探险。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许多人都有类似的道德观念:注重自我完善,与大山亲密接触。他们攀登不是为了获奖,而登顶也不是他们攀登最为重要的部分。下面介绍几位令人敬佩的欧洲登山运动员。


从左到右: 马克·怀特(Mark Twight)、Barry Blanchard、Ward Robinson和Kevin Doyle站在南迦帕尔巴特峰鲁帕尔山壁前。图源:Hank VanWeelden
沃尔特·博纳提(Walter Bonatti)
沃尔特·博纳提是历史上最好的登山运动员之一。他的突出不仅仅是因为登山技能,也因其高尚的道德。


年轻时的沃尔特·博纳提。图源:Walter Bonatti
杰克·伦敦在半自传体小说《马丁·伊登》中写道:“他无法伪装自己是他们的同类。”“假面舞会失败的,再说,假面舞又不符合他的性格。他身上没有欺骗和诡计的余地。不管发生了什么,他一定是真实的。”
小时候,杰克·伦敦的故事深深吸引着伯纳提。他很小就开始爬山了,年轻的时候,他已经登上了大乔拉斯峰的北壁,皮斯巴迪尔峰(Piz Badile)的北壁,Noire de Peuterey峰的西壁,以及卡普辛(Capucin)的东壁。他把阿尔卑斯山脉当成家一样,而勃朗峰犹如父亲一般。
24岁时,他被选为1954年意大利乔戈里峰探险队的一员。博纳提和来自亨萨的背夫马赫迪(Mahdi)必须把氧气罐运到山上。当他们爬到8000米上方时,却发现他们的同伴Achille Compagnoni和Lino Lacedelli把帐篷建得比他们预期的要高。博纳提和马赫迪不得不露天过夜。面对这种可怕的场景,马赫迪感到一片空白。博纳提鼓舞他,并说服他挺过去了。然而,这位背夫却被严重冻伤,失去了手指。
Compagnoni和Lacedelli第二天到达了山顶。他们是第一批攀登K2的人员。与此同时,博纳提陪着他的同伴回到了大本营。
K2上的争议
回到意大利后,博纳提发现自己陷入了争议之中。Compagnoni说,博纳提和马赫迪耗尽了所有的氧气,把此次探险置于危险当中。博纳提抱怨说,Lacedelli和Compagnoni不让他们进入帐篷,迫使他们露天过夜。Lacedelli和Compagnoni对事件的描述在当时被接受,但是在接下来的50年里,博纳提一直坚持认为另外两人没有说实话。
1993年,一名澳大利亚外科医生注意到一张照片,在照片中,Compagnoni仍然戴着氧气面罩,而Lacedelli的胡须上没有冰。这意味着他们俩都有足够的氧气到达顶峰,这证实了博纳提的说法,即他们撒谎了。
他坚持自己的说法,多年以后,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博纳提一直说,撒谎是登山运动员所能做的最糟糕的事情,而诚实是登山运动的关键。


博纳提向着山峰举起酒杯。图源:瑞士国家博物馆
和解?
在这场决定命运的K2探险的50多年后,意大利高山俱乐部想要帮助这些登山者们和解。博纳提没有出席。他说需要和解的是其他人。“和平吗?我一直都有。如果世界与我作对,我只能保护自己。其他人可能不会,但我一直拥有和平。”


沃尔特·博纳提在迦舒布鲁姆IV顶峰。图源:Carlo Mauri
博纳提不断地攀登,每一次他都及其投入。1958年,他和卡洛·毛里(CarloMauri)一起,通过东北山脊登上了迦舒布鲁姆IV峰的顶峰。
迦舒布鲁姆IV峰和沃耶泰克·库尔提卡
作为地球上最美丽的山峰之一,迦舒布鲁姆IV峰也吸引了沃耶泰克·库尔提卡(VoytekKurtyka)和Robert Schauer。1985年,他们第一次攀登了壮观的西壁,也就是大众所熟知的闪光墙。


迦舒布鲁姆IV峰2500米的闪光墙。
库尔提卡和绍尔(Schauer)在一个前峰停了下来,离主峰很近。虽然库尔提卡对他们没有到达顶峰感到沮丧,但他们还是开辟了西壁的路线。登顶是次要的。库尔提卡和博纳提很像,两个有着非凡天赋和真诚的登山者。对他们来说,信守道德比享受吹捧更为重要。


沃耶泰克·库尔提卡(Voytek Kurtyka)和罗伯特·绍尔(Robert Schauer)在迦舒布鲁姆IV峰大本营。图源:UKC
严厉批评
库尔提卡从不掩饰他的言论。今年3月,他接受了波兰报纸《Wyborcza》的采访。他批评了波兰的登山制度和国际登山运动的现状。
他说:“波兰登山队赢得了饥饿游戏和隐藏的登山骗局。”“这项成就(冬攀K2)帮助(我们)了解夏尔巴在8000米登山运动中的作用……对于商业客户来说,他们运输氧气、建造帐篷、取水做饭。但有时,他们却为了一千美金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我不喜欢以自我为中心,这是我一生都在与自己斗争的东西,”Wojciech Kurtyka
他回击了那些批评夏尔巴在冬季攀登K2中使用氧气的人。“夏尔巴完善了登山运动。”Kurtyka补充说:“我相信,探索山脉就是探索自己。这就是为什么我要说,登山运动的历史才刚刚开始。即使是传统探险的记录也远未枯竭。在一个伟大的探险队中攀登和小型独立团队攀登的区别就犹如在妓院中发生性行为与和亲密伴侣发生性行为的区别一样。”


1985年在闪光墙上的库尔提卡。图源:Robert Schauer
马克·怀特:超越极限
马克·怀特(Mark Twight)的成就包括首登以及最快登顶塔吉克斯坦帕米尔高原的最高峰7495米伊斯莫尔·索莫尼(IsmoilSomoni)。他一个人爬了一个又一个的3000米,却只用了36个小时完成。他在阿拉斯加的亨特山(即猎人山,Mount HUNTER)完成了令人难忘的“剥夺”路线,攀登了阿尔卑斯山脉的几条极其困难的路线,并在60小时内完成了麦金利峰的捷克路线,而此前的最快纪录是一个星期。
马克·怀特一直在寻求突破自己的极限。一条道路越艰难、越坚定,他就越想克服它。他在《Kiss or Kill: Confessions of a Serial Climber》一书中描述了自己对登山运动的观点。
“生活的匮乏让我意识到,山里有一种神秘的变化。这让我思考:如果我变成了山,我怎么会厌倦爬山呢?我用积极和消极的冥想在自己的内心寻找必要的工具,以便随时打开这扇门,”他写道。
怀特给他的风格下了定义:“忠于朋克的原则,我认为阿尔卑斯风格是一种反叛,反对贪婪的文化,反对到处都是税官的攀登,反对各行各业的人追求更低下的目标。”阿尔卑斯风格是反叛而不是反动。我说的不是什么新东西,我是个保守主义者,提倡回归最基本、最简约的登山方式。实践者需要更多地强调自己的力量和能力,而不是把技术当作拐杖。难怪我的观点没有被广泛接受。”
  

马克·怀特在夏蒙尼。照片:詹姆斯?马丁
保持真实
怀特一直想找到自己的路,而不是模仿别人。
“我不需要像其他人一样,只是向他们学习。当然,我也不会希望别人模仿我……面对自己是最艰难的一步,”他写道。
未完成的路线在马克·怀特的心中也占据着重要的位置。他认为自己未完成的路线是最美丽的。自我完善和自我实现的过程比完成更重要。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sxzxc.com/thread-40389-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